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那一條河一直淌在她的記憶裡,翻滾的浪花,嘩嘩的流響,似一曲韻律唱響在年少的歲月裡。 有關水的諸多情懷也許便是從那時起。蹣跚的腳步也在那溪流水中踐踏起來,水中砂石滾落的浪花,白花花的迷離那道痕跡。水潤潤的光澤,洇洇點點浸濕了乾瘦的心身。 在回驀側首的恍惚中,輕輕地問,那是一場夢還是一曲水墨韻。絲絲牽扯著少時的心海,成就那番孤獨清寂的氤氳情愫。長久,在記憶的光景裡凝睇那一條河,清淺又磅闊的河水。 那其實只是一條清淺的河,更或者是一溪流水。從遙遠的群山中曲曲折折地流淌下來,再蜿蜒著流向遠方。淌過的砂石,漫過的水草,一併的游曳在心懷深處。年光,素黃。色澤,水綠,清白。 是晚霞西墜的時分,少小的生命裡分辨不出何為詩情畫意,何為鳥語花香。弱小的心腦中不存在世上任何。眼中,是母親擔荷的高大身影,耳中,是那嘩嘩流瀉的滂沱大河——在年幼的生命裡,一切堆棧在眼前,奏響在耳際的事物只能如此的強大浩瀚。它們別無選擇。依如她只是一隻小小的螞蟻,面對一灘窪澇便是一個汪洋大海般的離奇。 小小女孩以著如此的記憶讓一條泱泱大河橫在了人生的命途中,盤踞在記憶的天塹裡,似銀河割劇著心空。 女孩的選擇是對的,這個自然世界也是對的。所以,理所當然,那一條清淺的小河成了一條廣闊無邊的汪洋大河。小小的浪花也成了巨大的海浪,掀湧在身前,濺著一朵朵素白的濯眼的水花。那是最初的記憶,也是最終的記憶。 女孩,跟在負重的母親身後,看著一條大河橫梗在身前。母親擔著沉重的擔子艱難地過了大河,而她,小小的身子,手中捧著一個破舊的花瓷碗,赤腳跟隨著。面對一條大河無可奈何。母親的身影已遠去。 她的眼中不能失去母親的身影。那會讓她惶惑恐懼,因而她毫不猶豫地踏進了那條大河中。 一條小河,總也會有一處寬闊之處。那時,她便處在那寬闊之段。河的兩岸是綿亙著的青幽幽的稻田,此河便自然而然的成了灌溉導引河流。在此寬闊處,被人為的用亂石堆砌成一道堤壩,阻攔著河水,使之成為一道深河。堤壩經年累月地堆砌著亂石,水中的沙石已長滿了青苔。 堤壩下是斷流,石塊滾落成亂石嶙峋,或深或淺地浸在河水中。小女孩便是從堤壩下方落在了水中、亂石間,踏著河水,七顛八倒的於亂石中滑倒在青苔上,她得翻過那道高高的堤壩。而堤壩上的流水嘩嘩,翻濺著雪白的水花,若汪洋滾滾,掀濤駭浪。扑打著女孩,她掙扎在流水石礫中。水花朵朵,迷了她的眼,碎了她的心。她在嘩嘩流水中嘶聲大哭。那只花瓷大碗早已摔到了水石中。 她記得她捧著一隻碗,是因為肚子餓。跟隨著母親,想尋求慰藉。只是如今母親走遠了,沒有她的身影,她的大碗也被遺落。她渾身濕漉漉地淌在水石中,堤壩埋了她,水花淹了她。她看不到任何,聽不到任何。 迷亂的眼裡,只有那水、那石,寬闊無比,暈昏的腦際中,只是響著那嘩嘩的流水聲。母親呢?母親還會不會回來?她會不會從此便再也看不到母親了? 掙扎著,跌扑著,哭喊著…… 水浪滾滾,雪白淬眼,浸進了骨髓間。是那抹在水石中的孤獨無依,惶恐無助,水潤潤地填補著那段空白的記憶。從此,她的生命裡有了那一條叫不出名的大河;從此,她的記憶裡有了那些泛白刺眼的水花,嘩啦啦地濺在了孤獨的門扉外,星子碎了那些清幽沁涼的日子。 也許,知道一條河是緣於一段記憶;也許,能經久不忘的是一段無人的空白時段。那裡,在水沫星子裡,滾跌在水中卻讓生命離奇的對於水了有一番不可思議的喜愛。從此不再排斥,從此心心唸唸的便是水中的世界,那片阡陌連著的溝渠傾瀉著一漂碎心的曲。 拈著那些水花,拋灑在人生的干途中,時時浸潤著繁喧瑣碎,伴以緘默寂然。那番空濛色彩也尤其濃郁而厚重。水墨般的素韻便綴在了浮白的空中,盈盈粉嫩著一段悵然的歲月。那裡,她尋著一滴水,一溪清淺來灌溉枯澀心房。 懂得時,便將嘩嘩悲愴的聲流潛進生命,以潺潺清流還原生命的痕跡。所有的瘡痂皆都被水潤給覆抹。 記起時,便是那種聲嘶力竭之後的平寂清淡。 以一溪水的記憶來載一段生命的歷程,生命從那時起便如清水濯流,在不同的時段還以不同的聲勢。最後終被輕輕潤抹恬澹。日日時時如梵音般的呢喃流瀉著一水清淺。 在清流水湄,以最遠的記憶來讀最近的距離。 一溪流水,一漂記憶。潺潺清濯流淌。生命如水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深圳,夜……不安穩的夜……生活在都市的感覺。喧鬧的街,皎潔的月光,燦爛的星空……屬於同一片星空下的我們大家,為什麼就這樣各奔東西了? 我總是很倔強,高昂著頭,以為自己從不會為離別而傷心,當我對著朋友的時候,我知道,以後很難找回這樣的感覺了,那種恰同學少年時的感覺,出來社會飄,總是會挨刀…… 離開一個城市,達到另一個城市,就像是夢醒了一般,跟當初的那種感覺一模一樣,只是離開的是這個城市和那個城市的區別……每個人都有夢想,小時候的夢想,長大了有多少人可以實現。至少我是沒有實現…… 星空下,踏著腳步,上班族的悲哀並不是他找不到上班的路,而是無法停下腳步來欣賞周圍的美好,那孩童天真無邪的笑容,那老人享受天倫之樂的喜悅,那懷孕的媽媽迎接新生命的期待……眼中只有上班,加班,下班…… 身處一個新的壞境的時候,夢開始醒了,因為不再像以前那樣子生活了,一切都得從頭開始適應,為更新的生活而update自己……試著逼自己想法變得成熟,試著逼自己不要再那麼幼稚……試著讓自己走別人沒走過的路……到頭來卻發現,其實每條路都有人走過了,而你,卻遍體鱗傷…… 很喜歡跟小孩子玩了,努力讓自己成為未來的一個好爸爸,教育好自己的孩子……對於生命的意義,對於孩子的意義……生命不就是如此嗎?星光璀璨地出現在這個世上,你的爸爸媽媽,爺爺奶奶,都盼望著生命的出生…… 夢,一直在追尋,從未停過,告訴自己,夢,還在,星光還在,信念還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