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 May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她第一次戀愛,是20歲的青蔥年華。那個俊逸灑脫的男生,愛笑,愛打籃球,愛唱迪克牛仔的歌,也愛冬夜裡踩著厚厚的雪和她一路走下去。激情浪漫的青春,就像一朵飽滿鮮嫩的花蕾,幸福呼之欲出。 她是那麼喜歡他淌著晶瑩汗珠的臉,喜歡他在草場上騰躍而起的身姿,喜歡他渾厚不羈的歌聲。她給他寫信,很纏綿的句子,如一朵朵嬌羞的花,綻放在淡粉的有著檸檬香味的信箋上。週末不回家的時候,她到他的宿舍裡,把床單衣服都一起捲了去,像個勤勞的田螺姑娘,悄悄地洗淨晾乾後再放在他的床頭。他偶爾帶她去街邊的小吃店打牙祭,點一盤青椒肉絲,她挑來挑去,把肉絲都挑到了他的碗裡。 這樣地愛著,以為便是一輩子的長長久久。卻不料,愛情的花易開也易謝,畢業的同時分手的結局,亦無可倖免落到他們的頭上。 工作後她一直勤勉努力,性格沉穩內斂,同事相處周到得體。那樣美麗幹練的女子,很難不被上司注意。那個儒雅優秀的男人,他能看得出被她細心修改過的紕漏,能從她送上的一杯咖啡裡揣摩出她的喜與悲。她加班到很晚,他便坐在車裡,默默地看著她辦公室裡的燈光,直到她下樓,安全地坐上出租車。公司裡有酒會,他總是事先關照,不許別人灌她酒。 她那樣冰雪聰明的女子,自然將一切盡收眼底。不是不鍾情,只是,使君有婦,再熱烈的感情,也只能沉沉壓下。彼此心照不宣,她依然每日巧笑嫣然,只有他看得出她笑容背後的悲愴;他亦沉穩如昨,也只有她才看得出他內心的無奈和對她的憐愛。 這樣的愛,終究是累。兩年後,事業如日中天的她,突然遞上辭呈。他沒有挽留,辭呈在案頭放了3天,終還是批了。只是送別時最後的擁抱,傾聽著對方溫暖的心跳,兩個人都潸然淚下。 就這樣在愛情的路上跌跌撞撞,她最後遇上他的時候,已經28歲。他大她兩歲,不帥,很溫柔。第一次約會,在優雅的西餐廳,他穿筆挺的西服,打整整齊齊的領帶,人卻顯得拘謹緊張。他老老實實地說,我從來不穿西服,不習慣。他沒有再說,她卻明白,他穿西服,是在表示他的認真和尊重。 那天,在第一個男友的結婚宴上,她小醉微醺。他送她回去,一路上她嘮嘮叨叨地對他講起以往的愛情,最後她哭了,說,命運就像一個怪脾氣的老頭,你想要玫瑰,他偏給你百合,等你想要百合了,他又給你玉蘭花——他從來不給你選擇的機會。 他認真聽著,燈影裡,她的臉上淚痕狼藉。他用手輕輕抹去她的淚,溫柔地說,還記得我們上學時做過的選擇題嗎?最後一個答案經常是“以上答案都不對”。命運並不是不給你選擇的機會,而是把正確的答案留在最後了。你看,我就是那最後的一個——以上答案都不對。 她聽著他奇怪的理論,忍不住笑了。3個月後,她和這個男人結了婚。 後來她仔細地想,愛情真的像一道選擇題,有些答案你以為是對的,結果卻是錯的;有些答案你清楚地知道是錯的,所以遠遠地避開;你最終要選擇的,其實是最後一個答案,這個答案清清楚楚地告訴你:以上答案都不對。 文章來源:郭國松·為權利而鬥爭 |Altercation | 紅牛裝飾設計 |Raul Gonzalez Zorrilla | Yan的生活正在繼續 ing.. |瀋陽牙醫顧賀的BLOG | 每日健康的部落格 |冬雪中流的BLOG | 貓女阿黛拉情緒缺口 |王斌的BLOG |